财联社7月10日讯(编辑 马兰)美国通胀形势是决定美联储货币政策的最关键因素之一,也是美国万千选民政治投票的重要依据。周二,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再次放出积极信号,称她相信通胀将随着时间继续下降。

耶伦在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的听证中表示,租金和住房成本是美国通胀高于预期的主要原因,但这些扰动会慢慢消失。此外,包括供应问题和劳动力市场紧张在内的通胀成因都已得到缓解,这有助于继续消解消费者的价格压力。

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Lael Brainard也随后称赞道,拜登政府在降低通胀方面取得了令人鼓舞的进展,他们仍将继续努力,进一步降低美国工薪家庭的生活成本。

5月,美国核心PCE指标同比增长2.6%,已接近美联储2%的通胀目标,Brainard称这标志着巨大进步。本周四,美国将公布6月核心CPI数据,分析师们现在预计同比涨幅为3.4%,持平于上月。

疲软的通胀数字有利于美联储做出降息决定,这也是很多投资人迫切希望看到的一幕。但另一方面,耶伦和白宫的“自我肯定”并无法给市场足够的安全感,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特朗普2.0时代的威胁。

鉴于今年11月美国将举行总统换届选举,不少交易员认为这将是决定美国未来三到四年通胀形势的大事。因此,耶伦现在的一切承诺在华尔街看来都作不了数。

矛盾观点

很多投资者和交易商确实对周四公布的6月通胀数据心中乐观,但也有人警告短暂的平静不代表风险已消。关于美国通胀在未来数月和数年将如何走向的讨论日渐激烈,这也让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前景越发扑朔。

其中一种观点指出,随着美国经济增长放缓,通胀也将继续放缓,这让美联储有望在9月开启降息。这类观点持有者预计美国通胀率将在2025年5月之前降至目标的2%水平。

但另一阵营的人认为,若特朗普入主白宫,凭他的贸易和移民政策,美国通胀势必再次抬头。金融服务集团麦格理驻纽约的全球外汇和利率策略师Thierry Wizman分析,有部分交易员相信,特朗普2.0政策下美国利率将变得更高。

上周,高盛集团首席经济学家Jan Hatzius估计,考虑到特朗普10%的关税提案可能引发其他国家的对等报复,其最终将导致美国通胀率上升1.1个百分点,并导致美联储再进行5次、每次25个基点的加息行动。

WinShore Capital Partners的通胀交易员Gang Hu不无悲观地预测,虽然市场预期9月将迎来美联储降息,但他认为美联储不可能在2024年降息。通胀数据虽然重要,但大选结果可能改变一切,这让美联储不得不谨慎行事。

分析机构Monetary Policy Analytics经济学家Derek Tang也认为,美联储不会在特朗普政策被大肆讨论的当下作出任何行动,他们只会说疫情后的经济预测总是充满不确定性。